国际袜都网 -- 提升袜业产业,打造国际袜都

特立独行的“小巨人” 

发布时间2013-11-15 作者: 来源:中国袜业网
在支撑起大唐袜业的千千万万家企业中,不少企业也多年专注于棉袜或丝袜织造,不但成就自己现在的领头羊地位,而且也影响、带动了身边的一群“小蝌蚪”。

  日本是制造业大国,“日本制造”在消费者的眼中往往就是“高精尖”的代名词。然而,除了索尼等如雷贯耳的巨头企业名字外,真正支撑起日本制造业的,却是那些为数众多的日本中小企业。他们数十年如一日,只生产一种产品,专攻一门技术,磨练一项工艺。在一个领域长时间的专注,使这些企业逐渐成为各自领域的佼佼者。

  在支撑起大唐袜业的千千万万家企业中,不少企业也多年专注于棉袜或丝袜织造,不但成就自己现在的领头羊地位,而且也影响、带动了身边的一群“小蝌蚪”。

  质朴的“岁涵”如何迈过中高档市场门槛

  企业:岁涵针织

  专注:连裤袜

  年产值:2000多万元

  坎坷:“混箱事件”,70多万条连裤袜全部拆开检查,返了近10万条

  曾经的岁涵针织有限公司和大唐许许多多小微袜企一样,平凡又“质朴”:只要有单就接,生产各种种类的袜子。如今的岁涵针织早已改变以往风格,拥有自己的“个性”:专门做连裤袜。就在前几年,岁涵针织顺利转身,华丽地从中低档市场转向中高档市场,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最佳生产模式,年产值已达2000多万元。

  “袜子市场的竞争十分激烈,对于小微袜企来说无疑是夹缝中求生存,当时公司就想着能不能开辟一条与众不同的全新路径出来。”岁涵针织的职业经理人赵建立说,“那时恰逢机缘,上海一家名为丰国纺织品的外贸公司提供了这个契机。”经过市场考察,岁涵针织4年前就毅然决定摒弃那些杂七杂八的袜品,专注只生产连裤袜,通过外贸公司这个中间渠道同日本的订货商开始了贸易往来。从此公司走上了一条追求更高质量、更高品质、更高档次的道路。

  然而前进的道路中并非一帆风顺。日本客商对袜品要求高,检验严格,无论是袜子的颜色、型号、花色、针织密度,乃至袜子包装上的日文字体,包装方式都是极其考究的,不允许存在任何差错。由于初涉日本订单,岁涵针织难免也遇到损失惨重之时。“我印象里最深刻的莫过于混箱事件了。出口到日本的袜子,一般装在同一个箱子里的型号大小必定要相同,当时有一批袜子,在抽样检查时被发现包装错误,混箱了。70多万条连裤袜全部拆开检查,返了近10万条。那次事件对公司造成的损失虽然可以估量,但却给我莫大的影响。”赵建立说。

  在袜企工作这么多年,赵建立也早已有了自己的感悟。“人不能只局限于眼前利益,公司原来的年产值就有1000多万元,但刚专做连裤袜那会突然下降到200万元,接的订单也比较小。还好,在过了一年以后,年产值稳步上升,现在已比过去翻了一番。”他说。

  与岁涵针织合作的丰国纺织品有限公司海外营业部主管王星也对其大加赞赏,王星说:“与岁涵针织合作的第一笔订单是15万元,试单之后反响不错,于是我们建立了合作关系。那时的岁涵,在技术不成熟的情况下,老板娘带着手下四处学习,所以我们最终选了岁涵针织。多年下来,他们的认真精细很令我们感动。”

  7万元起家的“佳耀”怎样在磕碰中成长

  企业:佳耀袜业

  专注:半边绒袜

  年产值:明年可能破亿

  坎坷:“褪色事件”,30多万双袜子,员工、家人花了一个多月时间,挑花眼才搞定

  佳耀袜业干净规范的生产车间很是繁忙,每天都忙不停地生产半边绒袜子,深受客户青睐。

  最初的佳耀袜业以创始人胡仕德借来的7万元、租房子起家。“开始时只是做棉袜,和其他小微企业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做了棉袜没多久,我就想转行了。”胡仕德笑称。原来棉袜行业需要的资金投入大,只有大批量生产才能使企业获得长足发展,而那时的胡仕德既没有足够的成本资金,也没有大批的生产机器,无力去支撑,更别说去发展。

  2007年的某一天,半边绒袜子以其利润高,成本低的“亮丽形象”进入了胡仕德的视线。因为曾经接触过半边绒一段时间,对半边绒的原料、染色、加工、包装和定型的流程胡仕德都比较熟悉,所以他自认为涉足这方面生产优势十足。凑巧的是他堂兄刚好有半边绒的原料,况且自家亲戚,资金周转的问题就不用那么担心了。在胡仕德的努力下,佳耀袜业也就顺利“转行”,摒弃棉袜,专注做半边绒袜子,当年公司的年产值就达1000多万元。但胡仕德不仅仅满足于此,2010年,胡仕德在维持稳定欧美市场的同时与日本的大创公司合作,开启了征战日本市场之旅。

  谈起过去的发展奋斗历程,胡仕德似乎一下打开了话匣子:“比起做棉袜,半边绒袜子的利润翻了一倍,利润虽高,但操作起来也不简单。起初的时候,没有专业的机器设备,做的袜子不标准,染色很难,只好反反复复和染色商交流,沟通。在染色方面我也吃过不少苦头,尤其是白色和深颜色的搭配。记忆深刻的是有一次,美国那边下了一个30多万双的订单,但是产品完成后发现这批袜子的袜头有些褪色了,全公司的人还有我的家人轮番上阵挑拣褪色的袜子,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挑得眼睛都花了,才把它搞定,订单也才顺利出货。”胡仕德说,多年来自己是随着企业逐步壮大的,几乎每天他都是在学习中成长的,这样才能更与时俱进。

  原先和其他小微袜企一样,胡仕德也是通过与外贸公司建立合作关系来获得订单,但是从今年开始,佳耀袜业开始和客商直接取得联系,省去了中间环节。“BSCI认证给公司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我经常去参加各类展销会,直接会见客商。这样一来,利润也提高了不少,明年年产值也有可能突破一个亿。”胡仕德说。

  擅闯的“华中”如何敏锐捕捉市场动向

  企业:华中袜业

  专注:军用袜

  年产值:9000多万元

  坎坷:“设备事件”,10万双军袜大半是次品,损失六七十万元,还赔了违约金

   改良后的生产设备使华中袜业的袜子品质更高,几乎没有货单不合格而出现退货现象。

  华中袜业有限公司的老总徐雷乐和袜子的缘分始于1977年,当时的他靠着原始的手摇袜机掘得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第一年年产值达30万元。在当时的计划经济体制下,30万元可谓令人惊叹,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初,年产值达70万元,曾被许多媒体争相报道。2001年,徐雷乐成立了中外合资的华中袜业。2003年,华中袜业开始专做军用袜,到今年,其年产值达9000多万元。产品远销近至东南亚,中亚,远至中东地区,非洲,美洲,它的足迹已遍布世界各地50多个国家。

  或许是对市场的敏锐度和敢于创新的勇气让徐雷乐开创了大唐生产军用袜的先河。提起做军用袜的初衷,徐雷乐说:“先前生产的一直是普通的民用袜子,但老外几次向我询问,有没有运动系列中高档的袜子或者军用的袜子。当时在大唐生产军用袜的工厂几乎可以说没有,即便现在,大唐镇专门致力于军用袜生产的厂家估计也只有我一家。我就想着既然客户有需要,就不妨生产看看。”试着试着,徐雷乐成了专业生产军用袜的老板。

  据了解,军用袜不仅具备一般袜子的属性,品质优良,美观时尚,穿着舒适,还具备高效长效的防臭抗菌,结实耐磨牢固等特点,因此它的生产要求非常高,上乘的棉纱,澳大利亚的羊毛,银纤维,铜纤维,改良机器……这些在军用袜的生产过程中可谓缺一不可。“以前,国内机器生产出来的军用袜无论是染色、抗菌、防臭还有纱线的质量上都达不到要求,订单也会出现检验不合格的现象。公司利用进口的棉纱加上澳大利亚的羊毛来做袜子,做出来的袜子总算比以前要好一点了,但远远不够。”令徐雷乐印象深刻的是一次违约事件,当时接到10万军用袜的订单,仅加工费每双就有8.7元,用自己的机器生产多次后,发现根本达不到客户的要求,后来找遍周边地区,在临安一家企业才找到军用袜生产机器,最终袜子因口径达不到要求,一大半产品成了次品,损失六七十万元,还赔了违约金。“后来我们专门从日本引进了一批专业生产这种袜子的机器,又从韩国请来了几个师傅专门做袜子才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订单几乎没有出现过不合格情况。”徐雷乐说。

  近年来,国内生产军用袜的公司也是逐年增多,这使得军用袜的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为了使军用袜的精细度更上一层楼,徐雷乐也下了不少功夫:每年广交会,他自己都去参加,数量已达41次;他亲自考察市场,远赴非洲等国家考察:以身作则不折不扣地要求着自己,同时也严格地要求着广大员工。

  关于未来市场,徐雷乐看好军用袜子、户外用品与运动系列袜子、医疗用品方面的袜子,他认为这三个市场不容小觑,有不可估量的商机。他也坦言,很多商机要靠自己去琢磨,去抓住,“我想企业有自己的一定特色后,至少生存就并非难事了。”

  风向哪里吹

  上世纪80年代初,安徽小岗村农舍的那盏如豆油灯,点亮了农民渴盼解放的心灵。而彼时在一个叫大唐庵的小车站,一群瘦小而神秘的女人提着篮子像做贼似的或是攀着车窗或是溜上车去叫卖廉价的袜子。

  到90年代,大唐、草塔、安华、五泄等地的小企业、小作坊如野草般疯长,而且大多以低品质的外贸棉袜生产为主,以此积累原始资本。

  随后,一批具有一定经济实力和战略眼光的袜业企业开始或引进进口袜机,或对国产袜机进行脱胎换骨地更新改造。袜业行业规模膨胀,结构调整,产品升级、市场拓宽,逐渐形成了强势行业。

  2000年之后,一场规模更大,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产业变动已经开始酝酿。而充当“酵母”角色的势必是那些有着壮士断腕般决心的企业家。

  美邦纺织从2003年开始主攻无缝内衣市场;2006年,“一双情怡袜,99朵新棉花”的广告语让情怡棉袜家喻户晓;2008年,嘉梦依果断舍弃年产值超亿元的棉袜生产线,开始专注于生产工艺较为复杂的丝袜;东方百富从2009年转向专业户外运动袜生产;2009年,恒泰袜业正式与美国耐克达成合作意向,引进新设备生产专业足球袜;2010年正式进军内销市场的英其尔开始专业生产高档丝袜……就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似的,一大批实力相当的企业开始梳理观念,寻找适合自己的发展路径。在他们的引领和影响下,一批中小企业也顺时而动。

  2007年,佳耀袜业老总胡仕德首度尝试接半边绒袜子订单,而如今,企业年产值已经达到8000万元。胡仕德说,他最推崇的榜样就是东方百富,“分散的做不如集中起来做,这样更容易成功”。东方百富的这个经验分享一直烙印在胡仕德心里。

  2008年,一个叫伊薇特的小针织厂也开始专注丝袜生产。从一开始只为嘉梦依加工生产,到现在产品卖到了二三十个国家。

  2009年,做了多年内销棉袜的赵东祺意识到,就算是简单的棉袜,只要做专做精就能开拓更大市场,就像恒泰那样。

  不求大而全,但求小而专;不求多而杂,但求精而强……越来越多的袜业企业家的思想观念在发生着巨大转变。企业规模变大固然更好,但不可能每一家袜企都能够走上做大做强之路。在市场经济浪潮的洗礼中,总有一些企业会没落、消亡;也有些企业“摊大饼”式地盲目扩大自身规模,却因为后续的资金、管理等问题而难以为继。而像这样的企业群体,却凭借对某一样事物孜孜不倦、心无旁骛的追求和琢磨,在“做精做专”的道路上走得扎实稳健,体现了中小企业另一种发展思维模式。

2009第九届袜业博览会
更多热点推荐
澳门代理赌博攻略~网络赌博评级~赌博app可提现|国际袜都69696 鼎盛娱乐平台| 澳门网上赌博技巧| 888棋牌游戏| 必赢亚洲官方| 必赢亚洲排名| 线上葡京平台| 鼎盛娱乐app| 澳门最新赌场官网| 澳门手机赌场娱乐| 澳门永利网投领导| 宝盈官网| 188滚球网|
鼎盛娱乐平台| 澳门网上赌博技巧| 888棋牌游戏| 必赢亚洲官方| 必赢亚洲排名| 线上葡京平台| 鼎盛娱乐app| 澳门最新赌场官网| 澳门手机赌场娱乐| 澳门永利网投领导| 宝盈官网| 188滚球网|